返回 番外:前世无上宗——向前走  全宗门都是恋爱脑,唯我是真疯批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番外:前世无上宗——向前走

    诗和远方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http://m.e1858.com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中州定九城,北地的冬季总是来得很早,可今岁却不一样,魔气涌动,将整个无上宗都染成一片湿黏的地狱。

凤朝原本还在盘算着一年的花销,能不能给孩子们凑足年例,再好好给他们做一桌大菜,可仔细想想,宗门内也就只剩下了晏青一个孩子,一桌菜,大约吃不完。

阎野引以为傲的护山大阵被魔族攻入的那一刻,凤朝就知道有了内鬼。

没有自己人的气息牵引,这大阵在洞明界几乎可以说无人能破。

倪瑾萱和戚祯逃走已经有许多日了,不会是心思纯良的瑾萱,只能是那个新弟子戚祯。

雎渊拎着长枪,满心满肺都是悔恨,“师姐,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。”

“这个时候算什么账!!”凤朝用灵力激活了法印,阻挡着进来的魔族,金光大绽,将一片魔族都横扫干净,就算是几个魔族长老都被逼得后退了一丈。

“你把孩子们带到禁地去。”

“不行,有人刻意激活了禁地的封印,这个人对我们宗门肯定很熟,可是……可是戚祯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关窍。”苍离操着琴,声音紧涩。

“不可能,不可能,这禁地的封印宗内只有历任掌门和禁地里的长老知道。”凤朝分了神,法印被中平中击回,她连忙抬手抵挡。

“他大爷的!我跟他们拼了!我的徒弟我自己杀!”雎渊咬着牙,灵力滚沸迅疾,冲向天上。

一道鲜红的血眼在他们头顶张开,魔气卷成漩涡,天地倏然变色。

无上宗的修士同时一惊,这是……

“杀我?”一道轻慢的声音从上头传来,大手撕开空间,“好歹曾经也是同门,叫我好生伤心啊。”

来人一身鲜妍华丽的锦袍,上头坠着重重宝石,闪亮繁复,看得人眼睛疼。

苍离啧了一声,眼睛有点疼,“一头没审美的苍蝇。”

千屿自然听到了这句话,却也没发怒,他和这群人从一开始就审美不一致,好好的中州第一宗,里头的人居然天天在土里刨食,用盆吃饭,衣服都素得不行,一群守着宝山不用的抠搜穷鬼。

他抬手,揭下面具,世人都传,魔尊有足以杀人的美貌,可惜来无上宗叫他灰头土脸了许久。

“怎么火气这么大?”

“果然是你!戚祯!”雎渊咬牙,“你这个畜生!”

和归手上拴着一条长长的铁索,凌厉瞧着眼前的魔族长老,淡淡道,“师兄说错了,说畜生都是抬举他了。”

“嗤,一群不自量力的蝼蚁,早该有今天了。”

“我徒弟呢!瑾萱呢!”雎渊没忘记瑾萱,哪怕她留下一封认错书叛走出宗,可他还在责怪自己没教好,让这个心思纯善的孩子被人拐骗走了。

都是戚祯的错。

“谁?瑾萱?”千屿认真想了想,“不知道,我回去的路上顺手给扔万魔窟了,大概,早就被啃得一点不剩了吧,怎么了?”

雎渊闻言如同当头一棒,浑身都发凉,“你!!!”

倪瑾萱能为了他叛宗,是当真喜欢他。

雎渊五内俱焚,目眦欲裂,冲向了千屿,“我杀了你!!”

砰!

那道宝蓝身影刚刚冲上去就如流星般下坠,又被诡异地卷入了血红的眼中。

“不堪一击。”千屿森森笑了起来,看向了下一个目标。

“师弟!!”苍离气急,抬手祭出玉笛,试图将雎渊的魂魄勾回。

乐声在猩红昏黑的天地里响起,裂石穿云,光亮的灵力直冲上天,婉转迂回,却怎么也没能将人的魂魄勾回。

他心凉了一半,苦笑一声,祭出灵筝来。

琴声铮铮,竟似金声玉振,肃杀之声渐起,刹那之间,在血红深渊之中,生生撑开了白色的灵光,如经纬之线,纵横之间,几十个魔族的胸腔应声爆裂破碎,碎肉横飞。

凤朝抽空激活腰间的令牌,发出了最后一条全宗令。

“所有在外弟子,不要回宗。”

千万不要。

铁索被灵力操控,锁住了千屿的两只脚,一支雪色长枪突破浓重血雾,自上而下,斜地里扎入千屿的身躯。

和归眼前一亮,“三师兄!!”

没有回答。

那分明是雎渊的枪,可在穿透千屿的胸膛之后就失去了最后的灵力。

千屿只是愕然了一瞬,随即冷笑一声,胸腔诡异地扭曲起来,灵宝瞬间被浓重魔气笼罩,一点点失去了最后的光亮,快速腐蚀消熔。

“雎渊师兄!!!”和归手上一紧,知晓那是师兄生命消逝之前,留下的最后一招。

他红了眼,往日温和的面容狰狞起来,灵力震荡,用力一扯,生生将千屿往下拖拽了一丈。

金色法印急速飞向了千屿,重重一击,魔气刺啦一声,与灵气碰撞,犹如水入油锅。

凤朝是他们之中的翘楚,而掌门的玄木令牌,内里有历代掌门灌入的强大法令。

每一道金色字符的消失,都是一界掌门存入的一招法令。

一个个法令灵力磅礴,威压逼人,生生撕开了这个血渊,金光威慑着千屿,让他有些难以招架,想要回那只巨大的血眼中,却又被和归拖拽下来。

姜良迟迟赶来,他刚刚安置好他尚未将养好的弟子夏天无,此刻拂尘一甩,扫倒一片魔族,冲向了和千屿僵持的和归。

“师弟!和归!松手!”

这铁索是和归的本命灵宝,千屿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,以和归这种牵制法,他的经脉就都要废了。

姜良的拂尘悬在身后制止着那群如蝗虫般的魔族的靠近,自己掀开人的衣袖,男子胳膊青筋全部突出,已变得漆黑,还泛着不祥的殷红。

他倒吸一口凉气,“松手!!!”

再这样下去不是经脉,是和归整个人,不只是死,只怕连魂魄都要被侵蚀干净了。

和归这会儿反倒平和下来,成了往日那般的温和模样,柔声道,“师兄,不必顾我,生死有命,我会禁锢这世间所有的罪孽,现在,最大的罪孽在我手上,我怎么能松手。”

他说着,用力一扯,脚下的广场青砖早已塌陷碎裂,此刻半个腿都陷入了岩石中。

“师兄,保住……保住晏青。”

第九十九代可以全军覆没,第一百代如今也只剩下晏青一个健全弟子,不能断代,要传承下去。

姜良咬着牙根,“好,好。”

他惯来不善言辞,这会儿知道劝不了和归,给他塞了一把丹药,转头冲向了守着藏书阁的晏青。

那些都是寻常魔族,晏青尚能招架,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能扔出去的法器都扔出去了,师父给的上品防御灵器也快被魔气侵蚀了个干净,沉铁宽背大刀也已经被侵蚀出了豁口,砍得魔族尸体也堆成了小山,蓝衣书生站在尸体之中,脸上尽是魔血。

他身形踉跄了一下,下一瞬间被人扶住。

“快走!!”姜良直接将人拉走。

“可是藏书楼是我们无上宗的根!”晏青红着眼,他怎么会不知道,一个宗门最强大的底蕴根本不是库房,不是藏宝阁,是藏书楼,是藏着所有功法和秘籍的书楼。

“可一百代也只剩你了!我们九十九代可以死战,你不可以!没有人,有根有什么用?”

姜良难得地嘴皮利索,“走!我有办法。”

他抬手结印,引出弟子令牌,击向藏书楼内部,“第九十九代弟子姜良,宗门大难,无以为继,请祖师爷,守山!”

晏青诧异回头,看着那道弟子令牌消失的地方,有一道白发苍苍的身影出现。

那人已经很老了,像是有几万岁那般,已经到了天人五衰之时。

“去吧,去吧。”

老人缓缓抬手,刹那之间,浩瀚的威压自书楼汹涌而出,一波波如同割麦一般将这些涌入的魔族全部切割干净,有魔族长老应声而来。

老人眯着眼睛,看了一会儿,倏然苦笑起来,“是你啊。”

姜良带人走的动作一顿,漫天散仙之力中,一道只戴了半面面具的人出现在他们身前。

这人衣着比之魔尊要朴素许多,黑袍面具,这会儿只露出了半张脸,“原来是开山祖师爷,难怪当初总有一道神识跟着我。”

老人叹了一口气,终究是,没能过一百代这个坎儿。

姜良回头,远远瞧着那对立的身影,一个念头在他们心底闪过,荒唐地让他觉得无上宗成了个笑话。

从前最喜欢去书楼的,除了林渡,就是文福。

可文福怎么还活着呢,怎么还成了魔族呢?

如果是文福,一切都能解释得通。

为什么魔尊千屿会化为戚祯潜入宗门,知道可以偷盗内库中的宝物利用其法印气息打开宗门大阵机关,为什么禁地的隔绝封印会突然起效,隔绝了一切。

因为文福在出宗之前整日浸淫在书楼的奇巧技中,以他的聪明才智,要弄清这些,是极有可能的。

这种被自己人背叛的感觉并不好受,姜良性情孤僻冷漠,对这个八师弟了解不多,可却也知道凤朝对这个师弟的投入。

若是凤朝知晓,大概会拼尽一切,了断这一份因果。

凤朝的确是知道了。

在第二十七道法印被她激活的时候,她察觉到了藏书楼的动静。

祖师爷避世于书楼之中,不只是因为时代变迁,还是因为他对抗天命就已经花去了很多的精力。

当初他本该飞升,却化为了散仙留存在洞明界,守护无上宗的根基。

散仙实力与天道平齐,却要对抗整个世界的压制,千年一个命劫,灵力会不断溃散,就算寿与天齐,一举一动,都会招来天道的忌惮与压制,稍有不慎,洞明界就会被散仙的灵力乱流打破平静,天道不会让强者随意压迫普通民众。

眼下他的确能拼尽一切带走入侵无上宗的所有魔族,但也会触发命劫,在没有人护着无上宗了。

他仰头看着魔障之外的天,低低呢喃,这一劫,无上宗是躲不过的。

即为开山者,最重要的是留下最后的传承。

他闭上了眼睛,划地为阵,将文福重重击飞,自己献祭肉身,一声轰然的巨响之后,他的灵魂永久驻守在无上宗的书楼,成为守护灵,此刻洞明界的天道再也无法压制他,他也无法离开书楼一部。

来自远古的威压倾泻而出,将除了千屿在外的所有魔族碾压成一地的污泥。

凤朝、苍离与和归在灵力冲击之下,感受到了那一道强大守护最后的庇佑。

他们的师祖……肉身已泯灭。

定九城的所有人蜷缩在家中,家门紧闭,试图逃过魔族的魔爪,钧定府的守卫浴血奋战之时,察觉到了如雪崩一般的灵力冲刷,看向了无上宗的方向。

只看见一片至臻的白光,浩浩汤汤,扫荡了整个北地。

神光冲天,击碎了笼罩在他们头顶的昏沉。

有一道微小的身影逆行飞入无上宗所在的群山中,虽然极为细小,依旧不容忽视。

数千张灵符飞在空中,刹那之间连成赤黄的锁链与牢笼,如灵蝶扑火,投身这血腥的战场。

猩红的魔眼吐露出黏稠的魔血,混杂着规则之力的魔气迅速凝结成强大的“佛母之像”,高高抬起脚,压向了负隅顽抗的这群正道栋梁。

“不是让你别回来吗?!!”凤朝看着封仪,“怎么违抗命令!”

她怎么也想不到,一个只要走出山门,就总是迷路到奇怪地方,所以常年没能回宗的人,这会儿却以最快的速度,回了无上宗。

封仪催动着灵符,在漫天赤黄之中冲她笑。

就算是路痴,那也不会不认识回家的路。

灵符覆上已经灵力微弱的铁索,金光迅速蔓延而上。

和归冲封仪笑了笑,“你回来了。”

一直矗立在深坑之中的人,悍然倒地,手依旧紧紧攥着那铁索,没让千屿再移动分毫。

“我辈弟子,同生共死,绝不退避。”

往常总是姿态从容端庄的封仪如今钗鬟早散,宽袖飞舞,背脊却依旧挺直。

千屿实在有些头疼,他没想到第一百代弟子死的死,残的残,老东西都被困在禁地两耳蒙蔽,丝毫不知,就凭这些九十九代弟子,居然不要命地扛到这时候。

他是想掏空无上宗的所有宝库,再杀了这些一直抵抗着魔族的中州栋梁就走,可这也伤亡太重了一些。

就连规则之力都被打破,他拟化的魔域也被破了,连他也元气大伤,好在他如今是不死之身,还有罪孽之眼源源不断地输送支撑着他,他不只是魔尊,更可以拟化为魔神。

“蝼蚁的抵抗,何必呢,若这会儿放弃,我还能叫你们死得痛快一点。”

他嘴上这般说,可已经将抢到的东西都收走,规划好了离开的办法。

凤朝深吸了一口气,看到了那个想走的背影。

魔尊可以逃,但叛宗之人,必须留下。

“师妹,无上宗以后,就交给你了。”

凤朝深深看了封仪一眼,抬手划破眉心,引出精血,掌门令牌应声而裂。

刹那之间,剩下的金色法印汹涌而出,在天地之中连缀成法经,通天彻地。

凤朝浑身的精血急速被抽干,凝结,继而疏散至空中,落入那些法印之中,顷刻之间将那凝结的“魔神”佛母之像拆碎。

千屿诧异地瞪大眼睛,低头看着跟着被重创的魔躯,他险些维持不住人形,抬手撕开空间,数百道灵符跟着钻入他的空间,砰然在空中炸开。

另有一道法印疾驰出去,如同一座大山,将那想要离开的背影直接压倒在地。

凤朝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方向,确认那个魔族长老已经被压碎,身形一晃,向后倒去。

封仪疾驰过来,将人支撑住。

千屿被重创,魔物退却,徒留一片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番外:前世无上宗——向前走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